當前位置:首頁>藍海動態 > 文旅資訊 >

藍海在您身邊

咨詢熱線
18116617276
400-6831616
聯系地址
成都市高新區交子大道177號中海國際中心B座8樓
掃描二維碼關注藍海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游歷見學知行合一 | 研學旅游
2020-07-08 15:16:16   來源:    點擊:

研學旅游,一種寓教于游的旅行方式。在旅行中感受自然與人文,學習、實踐、收獲、成長,探索世界與自我的關系,進而拓展生命的意義。研學旅游最早起源于哪里,各國的研學形式有何差異?

研學旅游

"旅行是真正的知識最偉大的發源地。"

"Travel is the birthplace of true knowledge is the greatest. "

 

研學旅游,一種寓教于游的旅行方式。在旅行中感受自然與人文,學習、實踐、收獲、成長,探索世界與自我的關系,進而拓展生命的意義。研學旅游最早起源于哪里,各國的研學形式有何差異?研學在中國是如何發展的?研學旅游產品開發模式具體有哪些?本期我們將對此進行深入研究。

研學旅游

 研學起源:

 英國 the Grand Tour

 

研學旅行起源于16世紀的英國。作為現代旅游業誕生地的英國,一直以來就有崇尚研學旅游的風氣,被稱為“大陸游學”的the Grand Tour,實際就是研學旅游。在當時,研學旅行是貴族們的專權,但隨著工業革命的發展,研學旅行也在平民之間流行起來。研學旅游隨著自上而下的演變,現已納入教育體系,實操比較隨意。

 

 探究式學習(HIBL)

 ——國際普遍的研學形式

 

研學旅行,是游學的一種方式,這也是世界各國較為普遍的一種教育方式。研學即研究性學習,國際上統稱:探究式學習(Hands-on Inquiry Based Learning)。

 

研學旅行是研究性學習和旅行體驗相結合的校外教育活動,是學校教育和校外教育銜接的創新形式。各國研學旅行發展到今天已經形成了完整的教學系統,并且各具特色。

 

• 美國:研學旅游明確要求以孩子的興趣愛好為出發點。其最具特色的方面是“營地教育”。

• 日本:研學旅行被稱為“修學旅行”,1946年正式納入教育體系的這項活動是日本學校最具特色的活動之一,發展至今已成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日本“修學旅行”具有完整的管理體系。

• 韓國:教育部門將畢業旅行作為學生的一項必修課目,納入學分管理,旅行范圍也不囿于本國內,學生只有參加并修夠相應學分才可以畢業。

 

研學旅游

「游歷見學  寓教于游」

 中國式研學分析

 

歷史溯源

游歷見學自古有之。溯源我國的研學旅行,可追及春秋戰國的“游學”,多指遠游異地,從師學習,以所學游說諸侯,求取官職。春秋時期孔子周游列國可看作是中國最早的研學旅游。

 

唐代興“壯游”、旅行學習之風,眾多士子走出書齋,多作郊游、遠行、邊塞之旅。

 

及至宋代和明清,游學、書院文化盛行,士人旅行制度化,社會逐步形成了“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主流意識。

 

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游歷無數山川古跡、風土人情,著成“千古奇書”《徐霞客游記》,具有極高的科學價值和文學價值。

 

近代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倡導研學旅行,積極推動“新安小學長途研學旅行團”全國研學活動,成為當時聞名國內外的“新旅”。

 

現代研學旅行繼承和發展了我國傳統游學、“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教育理念和人文精神,同時借鑒國外的研學旅行方式,發展出了獨具我國特色的研學旅行,成為素質教育的新內容和新方式。自2013年以來,國務院以及原國家旅游局等部門陸續出臺文件支持研學旅行,數億學子走出校門、走進大自然,走向火熱的生活實踐。

 

研學旅游

特點

(1)體驗性,以研學為主,學旅結合。而國外,無論是日本還是英、美,都是以游為主,以學為輔。

(2)具有鮮明的政治性,旨在進行革命傳統教育、紅色教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愛國主義教育等。

(3)注重教育性,中國是把研學旅行作為整個教學計劃的一部分實施的,比較注重研學與課堂教學之間的銜接和關聯,并且都是按照課程化來進行管理。

 

產品類型

2017年5月,原國家旅游局發布《研學旅行服務規范》。規范將研學旅行產品按照資源類型分為了以下五種類型:

(1)知識科普型:各類型的博物館、科技館、主題展覽、動物園、植物園、歷史遺產、工業項目、科研場所等。

(2)自然觀賞型:主要包括山川、江、湖、海、草原、沙漠等資源。

(3)體驗考察型:主要包括農莊、實踐基地、夏令營營地或團隊拓展基地等資源。

(4)勵志拓展型:主要包括紅色教育基地、大學校園、國防教育基地、軍營等資源。

(5)文化康樂型:主要包括各類主題公園、演藝影視城等資源。

研學旅游 

五大要素

研學導師、研學課程、研學基地、研學線路、安全管理是研學旅游的五大要素。游學研學用戶選擇游學機構時對研學旅行產品教育功能的注重,體現了用戶對游學產品教育功能的重視。

 

研學旅游教育功能占主導,旅游基地是載體,課程內容是根本,導師是關鍵,旅游科學解說是保障。

 

客群分析

教育投入與經濟實力有關:一線城市的網友關注、討論游學比較普遍,說明他們注重孩子的個性發展和體驗式教育,也更有條件為孩子有一個開闊視野的機會而買單。

 

研學受眾群體的低齡化:目前研學旅行的對象超過80%屬于3-16歲人群,海外研學的越來越多的小學生、學齡前兒童紛紛加入游學隊伍。在游學年齡構成方面,小學生有游學意向的占比最高,為30.47%。國內研學2017年-2018年數據顯示,用戶初次體驗海外游學平均年齡在12.1歲,初次體驗國內游學產品平均年齡在8.8歲。分別相比2015-2016年度下降0.8歲和1.2歲。 

 

研學旅游

研學的需求多樣,研學產品越來越重學習的比例:游學最關心安全、“游”“學”比例,   重視全面發展,游學不再局限于枯坐課堂。當下研學旅游產品越來越成為學生素質教育的一部分。據調查,2019年國內研學目的主要以開闊視野見識、提升綜合素質為主,關注安全、課程和費用。在國外研學中,全真課堂、國際課堂等研學產品更受歡迎。

 

研學旅游

 問題所在:

 “決策-消費”分離

 

研學旅行在各種優勢與機遇的伴隨下,發展態勢迅猛。當前中國現代研學行業無論從發展理念或實操經驗來看都仍處于摸索階段。

 

研學旅游客群“決策-消費”分離的特性是對產品研發及行業發展最大的影響因素。

 

學校是組織方,家長是購買方,孩子是消費體驗方。面對研學旅游“決策-消費”分離的客群特征,要求企業既要考慮學校、家長的教育性、安全性訴求,也要滿足孩子的趣味性、娛樂性要求,客觀加大了產品設計難度。能滿足各方訴求的課程才是既讓家長買單又讓孩子給出好評的產品,任何一方出現問題都會影響用戶評價,并直接影響研學活動的效果。

 

然而,由于研學旅游市場行業標準和體制機制的不健全,雖有國家政策保駕護航,研學旅游產品供給仍然有很多“粗制濫造”的現象,研學旅游推進步步維艱。

 

研學產品中最為關鍵的是課程設計,目前在專業度、科學性上還存在很多問題,亟待提升。課程要素的缺失,淺表層的體驗,難以達到綜合實踐活動課程和研學與營地教育作為實踐性學習方式的意義和價值。

 

研學專業導師是研學機構的核心資源,其主要涉及有關研學課程的實施,講解和后勤安全保障,還承擔著心理咨詢、解答疑惑、調節內部矛盾等等諸多工作。擁有優質的研學導師團隊,對研學機構而言,影響著研學旅行項目的具體實施中帶給學生的學習體驗感。

 

研學旅游

 “研學+”模式

 一種趨勢,一種融合

 

研學旅游承接了國家對于研學旅行政策的切口,是“旅游+”概念下的新模式。研學旅游的開展離不開研學旅游目的地的承載,在文化旅游業發展的大時代背景下,研學旅游教育內容越來越細分,“研學+”的模式逐漸成為發展研學旅游的重要產品選擇。具體包括五大產品開發模式。

 

01 科技研學:研學+科技

 

從《星際穿越》到《火星救援》再到去年春節期間的《流浪地球》,科幻世界一直都具有著極大的吸引力。隨著科技的迅速發展,一系列科學基地成了旅游目的地新寵?萍佳袑W旅游目的地主要是通過VR、AR、3D/4D等高科技手段的展示與體驗來實現科技教育的目的。

 

▍阿姆斯特丹生物博物館

 

阿姆斯特丹生物博物館于2014年10月開業,地處阿姆斯特丹Plantage區,耗資1000萬歐元,是全世界第一間,也是唯一一間以「微生物」為主題的自然科學博物館,最大特色是利用科技將交互式體驗發揮到極致。

 

博物館的展品順序是依照著演化先后規劃的,從原核生物(細菌和藍綠菌)、原生生物(藻類、原生菌及原生動物)和真菌,到病毒展區。館內陳列著上千個玻璃培養皿,其中生活著約700種微生物。

 

Micropia微生物博物館利用多種展示方式,呈現微生物的世界,如顯微呈現、視頻動畫、模型標本、器皿展示等。在Micropia,通過一排排光學顯微鏡、鼓泡玻璃容器、顯示器、3D顯微鏡,參觀者如同親身置身于實驗室,做到真正的參觀中體驗,體驗中學習。

 

除此之外,博物館還有很多交互式的體驗。如,入門進行身體掃描儀,可以顯示您的身體上有哪些類型的微生物。入館后,工作人員會發給你一張小卡片,用來在展區內不同點打卡的,每次可以敲一個微生物圖章上去,可以透過影像偵測裝置判別參觀者收集到的戳章,再用精美的互動影像呈現這些戳章背后的微生物。還可以嘗試法式接吻,通過博物館kiss-o-meter專業設備,測量接吻時,相互傳遞微生物數量。

 

博物館不光只有展覽項目,還有很多教育體驗,學生們可以提前在網上預訂參加有趣的工作坊。

 

科技研學承載體多為科研基地、博物館等,掘金這一專業領域需要深掘基地的科學內涵與人文精神,將科普價值與調動參與者的趣味性相融合。用豐富有體感的活動形式鏈接課程的執行,用豐富經驗的導師團隊做保障。

 

研學旅游

02 歷史研學:研學+歷史文化

 

歷史研學有著突出的教育屬性。開展歷史研學應以歷史文化資源為基礎,進行產品研發,在研學導師的帶領下進行,使青少年素質得到提升、并達到傳承歷史文化精神的目的。

 

▍美國國立二戰博物館

 

美國國立二戰博物館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奧爾良市,坐落于美國密西西比河入?诘“新月之城”新奧爾良,以爵士樂和法國殖民文化聞名。該博物館設計為紀念所有在歐洲戰場、非洲戰場及太平洋戰爭取得勝利的過程中做出貢獻的人們,主要通過展覽、多媒體體驗向游客講述了美國戰爭經歷改變世界的故事,讓游客在每個戰爭戰場中,進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沉浸式游覽。

 

博物館主要有5大場館。路易斯安那紀念館,講述在Home Front戰爭中經歷的戰爭,包括博物館的原始D日展覽,宏觀文物,特殊臨時展品和LW“皮特”肯特火車體驗;所羅門勝利劇院,通過Tom Hanks講述的獨特4D體驗超越界限,觀看,聆聽并感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史詩故事;歐洲和太平洋劇院,跟隨公民士兵的腳步,360度展示,吸引游客穿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關鍵環境;美國自由館,站在地面坦克和卡車旁邊觀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飛機,或者勇敢的高空走道,近距離觀看軍隊各部門的戰爭機器。JOHN E. KUSHNER恢復館,近距離觀察博物館收藏的大量宏觀文物,了解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如何幫助解決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棘手的問題。

 

此外,國家二戰博物館還在歷史的基礎上開發了實用性的研學產品。例如一年一度的征文比賽、計算機技術賽,學生大使評選,還有針對高中生每年舉辦一次二戰主題測驗碗,旨在挑戰學生的二戰知識和團隊建設等。

 

研學旅游

03 農旅研學:“研學+農業”

 

農業研學注重的是農業體驗與勞動,傳達的是敬畏土地,感恩自然的教育理念。結合鄉村振興戰略,農業研學的基地承載體可多樣化,主要表現為休閑農場、主題農莊(國外莊園)、田園綜合體等。

 

▍美國霍桑山谷農場

 

美國霍桑山谷農場,是美國眾多休閑農場中的一個。其根據自身的自然環境與物產資源,制定了一系列研學課程。

 

由于不同學齡段的兒童對知識的需求和體能要求不同,因此,為孩子們量身定制多樣化課程便是霍桑山谷農場的最大亮點。一年級的小朋友,剛剛從幼兒園離開步入校園,對周圍的世界還充滿未知與好奇,在農場喂喂雞、放放羊、做些瑣碎的農活,就可以快速領略勞動的價值。

 

而到了三年級,孩子們開始學習自己搭建游戲屋、花棚、學習做飯,四、五年級的學生會認養一頭奶牛,獨自照顧奶牛“起居”,參觀牛奶加工廠,了解牛奶制成奶酪等過程,擔起肩上“小小”的責任;隨著八年級農場實習、九年級土地測量、十年級學科研究上線,單純的勞動逐漸伴隨頭腦風暴,學生們也收獲成長。

 

農場沒有設置孩子們喜歡的滑梯、秋千架、電子游戲機等設施,就憑借特色的教育課程足以對孩子們產生無窮的吸引力。

研學旅游

04 工業研學:“研學+工業”

 

工業旅游以企業參觀學習為起源,然而隨著國民觀光休閑旅游的興起,單純的參觀游覽式已無法滿足游客的需要。當下的工業旅游發展要融入休閑、高科技元素,并用情懷來講好傳統工業的故事。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國臺灣的工業發展速度較慢,在轉型為觀光工廠項目后,目前已經成為了親子游、研學游的首選。

 

▍中國臺灣省“桃園八德巧克力共和國”

 

“巧克力共和國”位于中國臺灣省的桃園八德,是東南亞第一座巧克力博物館,從場館到園區的設計,都或多或少的融入了巧克力的元素。

 

“巧克力共和國”提供巧克力文化、知識、歷史并結合觀光旅游,期許成為寓教于樂的巧克力殿堂、臺灣省最新地標。

 

展場內,展示了巧克力3500年的歷史及可可相關農作的詳細介紹,并將可可果如何變成美味巧克力的過程娓娓道來。巧克力觀光工廠除了自行參觀,也可透過工作人員有趣的導覽,吸收豐富的知識,更可報名參加巧克力DIY課程,透過專業人員帶領,制作獨一無二的巧克力。

 

舊有工廠生產線參觀步道,則將工廠的明星產品77乳加、大波露、起酥線等生產線公開,讓大家能親眼目睹這些陪伴大家長大的商品生產的過程。

 

此外,“巧克力共和國”自然推出了相當多的周邊產品,特色的巧克力零食,飲料等,滿足了人們的多樣化需求。

 

“巧克力共和國”依靠自身成熟的巧克力生產技術,轉化為旅游資源,并開拓巧克力課程,巧克力制作體驗等項目,達到寓教于樂的目的,吸引了大批親子游和前來嘗鮮的游客。

 

研學旅游

05 營地研學:“研學+拓展”

 

營地研學的本質在于培養孩子的社會和情感發展,為孩子尋求高質量、個性化和改變生活的經歷,從而做到“知行合一”。

 

▍日本WholeEarth 自然學校

 

『Whole Earth 自然學!皇侨毡旧鐣顒蛹覐V瀨敏通創建的一個社會組織。在日本,自然學校是連接人、自然、社會的紐帶,開展多樣的體驗自然活動,促進和諧相處。起初這里只是一個動物農場,開展關于飼養動物的體驗活動,后來又增加了自然探險及冒險活動,漸漸形成了『WholeEarth自然學!弧,F在全世界有幾千家『自然學!,把人和自然連接在一起,每年,約有8萬人付費參加這所自然學校的各類活動。

 

從外表看,這所坐落在富士山腳下的Whole Earth自然學校并不出眾,典型的木質小屋構成了學校辦公以及培訓的場所。但其實這所依山而建的自然學校非常大,加上農場足有上萬平方米。與此同時,在學校自己的“領地”當中,還有小溪、懸崖、小型農場以及從當地人手中租來的農田等。

 

Whole Earth自然學校全年都有豐富多樣的自然學習活動,尤其是在每年的4月到6月,幾乎每天都安排活動。但最為重要的內容還是為個人與團體提供親近自然的體驗活動。比如針對個人,開展遠足、生態旅游、親子野營等。針對團體的課程則包括食品制作、戶外體驗學習等。學生們可以在室內課程中學習如何制作奶酪、如何紡線和染布等。在室外課程中,參加觀星、登山、洞窟探險等活動,還可以學習野外急救知識等。

 

此外,學校還會安排年度講座或培訓,有的是政府或其他機構委托培訓,但更多的是對自然學校內部員工的培訓。培訓的形式有講座、戶外實習等,內容從自然學校的歷史、背景到如何開展自然講解員活動。

 

在師資力量上,學校集合了熟知自然、精通野外技能等自然社會各個領域的專家,這些專家只有在獲得了指導員的資格后,才能進入自然學校任職,為孩子們打造專業體驗學習的場所。

 

除了集合這些指導員以外,自然學校還十分注重指導員的定期培訓。比如定期開展講座、定期親身體驗學校的自然體驗活動,來對自然體驗活動進行修改創新。學員也有機會獲得自然體驗活動指導員的資格。

 

借鑒以上五種研學旅游產品開發模式,我們得出,研學旅游發展需要提高客群的參與度和加強體驗感,充分開發雙向互動式研學產品,呈現更深度的景區研學內容。以下六個層面的思考至關重要:

 

加強研學課程研發;優化研學供給體系;加強研學導師隊伍建設;深化研學課程教學操作;增強社區公眾參與自覺性;建立基地科學評價標準。

 

研學旅游

小結

中國研學旅游以國家綱領性文件為發展契機,承接了國家對于研學旅行政策的切口,是“旅游+”概念下的新模式,是中國教育的“詩與遠方”,它延續和發展了古代游學“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教育理念和人文精神,成為素質教育的新方式。隨著國家對于教育的投入,研學旅行已由促進旅游業發展的單一角度,上升到全面提高中小學生綜合素質教育的國家戰略高度,研學旅游成為高速發展的新藍海。

 

(圖文資料綜合整理自網絡,僅供交流學習,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編輯刪除。)

 

  1. 藍海文旅:國外的工業旅游
  2. 藍海文旅:文化旅游發展的困境與痛點